原文: Gao@COLLAR & 芯駖@COLLAR - 感激每個遇見

當《全民造星》系列發展至第四季,而且首次以全女子參賽者作藍本時,這個舞台再次成為全城關注的焦點,再度掀起一股「造星熱潮」。最後,一行八人的全新女子組合 COLLAR 正式於今年 1 月 12 日誕生。

從 99 強階段起過五關斬六將,最終脫穎而出躋身最後十強,最終成團的八位女生每一個都別具個性,緣分的牽引下讓她們在追夢的過程中聚首學習,互相影響、彼此陪伴。而同樣是團中資深舞者的沈貞巧 (Gao)與李芯駖(Sumling),舞齡不下於十數年,一直以來同樣循著舞蹈而生、為著跳舞而活。有趣的是,二人更是識於微時,曾經是師生、師徒關係的二人,最後竟然再度在 COLLAR 重遇。

二人的命運,的確一如這樣地寫著。即使二人已經出道數個月,日夜相伴情感如家人、姊妹深厚,可是現在二人回想當中的緣份亦驚嘆奧妙,而且盡在不言中。從素人一躍成為炙手可熱的新世代女團,關係與身份迎來了突變的二人,又有著怎樣的感受?擔上了隊長的 Gao,又怎樣消化著這份重任?而本身滿有演出經驗,從伴舞者走到幕前的芯駖,又是本著甚麼心態迎來如此轉變?

今個月,我們遇上 Gao 和芯駖,聽聽她們的緣分故事。
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tPaifpJ-t0c

「我覺得,我們上一世是有淵源。」

很有印象的是,《造星4》的決賽在去年底 12 月 25 日聖誕節當晚舉行,她們兩位的表演,即使未必是獲得最高票數的演出,但到現在還是令人記憶猶新,留下非常深刻印象。率先上場的 Gao,甫登場一刻已經破格地主動與現場觀眾互動,即時炒熱全場氣氛,加上鮮有地先以 rapping 展開表演,再以拿手的 locking solo 壓軸,絕對稱得上令人眼前一亮 - 難怪其演出片段,在賽後成為了最高點擊率的焦點。

然而,更意想不到的是,理應同樣以舞蹈作重心的 Sumling,卻換上一身立體的定製服裝進行獻唱改編自王菲的金曲《白痴》,挑戰難度,別有心思的編曲、改詞更在末段換成了廣東話版本,讓大家看見那個一直想要突破自己的李芯駖,認真而帶有驚喜。而成績亦不失所望,二人同獲佳績,Gao 更勇奪得亞軍殊榮,為這趟追夢旅程寫下了美好一章。

隨著 COLLAR 正式成軍並出道,Gao 亦委以重仁擔上隊長一職,而 Sumling 亦獲邀加入女團成為一份子。短短4個月,COLLAR 已經推出了第二首派台歌曲《Never-never-land》。從當日決賽到現在,擁有新身份和角色的兩位,對於這段時間的改變又消化好了嗎?

Gao 先分享道:「其實都過度了那個很 panic 的狀態。」她解釋:「一開始會想很多,但隨後便明白自己不應太介意,做回真實的自己就可,所以現在的心情就是度過了爭扎的階段,逐漸找到決心、與她們一起向前行的感覺。」 Sumling 緊接著說:「自己仍在學習的階段,不論是幕前演出、拍攝、談吐等都想有更多進步;還有開始習慣作為一個公眾人物,自覺自己的一言一行都會影響到別人,不論好與壞的影響也有,所以自己更加想在各方面都做得更好。」

On Gao: Pink Red Sweater, from Claudie Pierlot ; On Sumling: Chunky Chain-link Necklace, from COS / Cotton Drill Jacket, from Max Mara

不論是 COLLAR、Gao 或 Sumling,現階段就好比剛剛起程的冒險之旅,仍然經歷著時而戰戰競競、時而安然暢樂的起伏,但從二人的分享中可感受到,即使事情發展得比預期更快也好,她們在努力演出的同時,也尋找著方法讓自己、讓內心安定下來。

適應的過程或許不點不易,但過程中能得到彼此扶持,互相鼓勵,可能讓自己更有力量向前行。比起團裡其他成員,Gao 與 Sumling 其實一早相識,難得在造星舞台上重遇,又有幸一同披荊斬棘躋身決賽,更難能可貴的是,二人最終還一同圓夢以女團身份出道;難得今次安排她們二人訪問,不禁向她們提問一句:「得知對方一同出道,當下的心情如何?」

「你先說吧,知道與我一起出道時,感受是如何?」 Sumling 笑著對 Gao 說。

Gao 分享:「我很現實的,因為我本身已經在擔心自己入團,即使得知你也成功入團,心裡還是在想:『我哋點算呀?』... 可是,我知道如果我一定要入團的話,而有你與我一齊走這條路,我是非常開心的。即是,我會覺得舒服點,可能也沒那麼擔心、害怕。... 因為當刻知道要做隊長,但是知道你在的話,我就會安心得多呢。你是一路以來,都有個安全感給予我的。」

回想起當初的畫面,Gao 也不忘再嚐嚐那回甘之味。她接著問:「你呢?你又有甚麼感受?」

「其實阿 Wing(經理人)來電告知我入團時我第一時間便問:『還有什麼隊友?』當然當刻她不能答我,但其實我很想加入的,因為我知道未來的路大家必須要一起走下去,所以我想知道有誰同行。之後我便說:『不過其實有 Gao 在,我也願意』。因為我知道,只要有你在的話,氣氛自然就會好,即是大家會比較團結吧。」 Sumling 望著 Gao 分享著說。

On Gao: Cotton Gabardine Skirt, Mesh Jersey Top, all from Max Mara ; On Sumling: Brown Vest, White Midi-length with Signature Strip, all from Boss

Sumling 解釋,由出道到現在一直都在想著自己與 Gao 之間的關係,加上基於自己迷信,心底裡一直認為二人就似是命中注定在一起的。「一路以來,都未曾想過會去到那個階段,亦沒想到會一起躋身到最後,中途又沒有與你同組,竟然在最後我們可以在 COLLAR 重逢,我覺得,我們上一世應該是有些淵源的。可能我們上一世是一起……不知做過些甚麼。」 Sumling 笑著說,然後 Gao 接話: 「我覺得我們應該是一起打過杖的人呢。」

經歷了過去半年的日子,就連 Gao 也有著相同的感受。面對如此奇妙的命運安排,二人對當中的緣分也無從解釋。但世事就是如此有趣,既然緣分一早寫下,二人就好好珍惜,不止對對方如是,對團隊另外六位姊妹也亦然,因為能相遇相知都是一種福氣。

「你一直給予我最大的能量就是:一個很善良的人」

夠擔上隊長除了具備實力,性格尤其重要,而 Gao 卻是《造星4》當中僅有被一眾評審 - 包括花姐在內 - 大讚擁有隊長特質的一位。Sumling 與 Gao 在大學時期已互相認識,Sumling 更是 Gao 的跳舞老師。二人認識多年,她們之間又如何評價彼此?我們在這次訪問特別安排她們互問環節。

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LPSx-YR61m8

「我覺得你是一個比較低調的人。」 Sumling 先以此開首。

她分享:「首先一定是慢熱,即是非那種吵吵鬧鬧、瘋狂女子,她是一個比較沉實、穩重,偏向觀察型的人。她在有些地方會很小心謹慎;但慢慢熟絡之後,她其實是一個非常溫暖、很懂得照顧別人、很高包容性、很多事情都比較不太介意、輸蝕或者計較的人。我覺得她最大的特質是,由我認識你到現在你一直有給予我最大的能量就是:你是一個很善良的人,所有事都為大家著想,不會只想著自己,所以是個很善良的『小綿羊』。」

Sumling 直言,相比從前,現在的 Gao 逐漸學會了保護自己,面對任何事也不再如以往一樣容易出錯、容易受傷,現在比較懂得為自己爭取,「但是都仍然非常善良,很有山羊座的沉實。一定是逐步逐步將東西往上疊,即是很慢很慢、一步一步去建立所有事情。」

那邊聽著芯鈴細數 Gao 的性格特質,另一邊則見 Gao 目不轉晴地望著 Sumling 的分享,呈現著一對好朋友在思緒上互相交流的畫面,也未曾在《造星4》或 COLLAR 的訪問中看見。

Cotton Gabardine Trench Coat, from Max Mara

對於自己能夠擔上隊長一職,問及 Gao 過往曾想放棄跳舞的經歷有否影響著她,她坦言話雖如此,但出於自己太愛跳舞的關係,最終還是堅持身兼兩職,以自由身兼任跳舞老師。正因為這份愛不釋手,令 Gao 重執教鞭,但她卻分享真正對擔上隊長一事有著正面影響的卻是一群「小朋友」。

「因為我有教小朋友的關係,除了在跳舞動作方面教導他們之外,我還要思考可以給予他們什麼東西、還有怎樣教導家長去幫小朋友練習等的工作。我覺得有了這些經驗大大幫助我與其他人的相處,特別是對於擔上隊長的安排,我覺得是有很大幫助。」Gao 語重心長地分享。教導小朋友是一件事,但擔上女團隊長似乎又不盡相同。面對著個性不同的隊友,當中也有曾是自己老師的 Sumling,大家由競爭對手變成共同進退的盟友、家人,這段時間 Gao 與她們相處又有何心得?

「沒有刻意。」

Gao 解釋,自己從來不喜歡刻意與人相處、溝通,尤其當自己身份是隊長時,刻意跟任何人變得友好的話往往都會弄巧反拙。「變得刻意的話,這就不是自然發生的事,我亦都很深信這樣開始的關係,是絕不真誠,而且很快就失去。」相處和溝通,別人眼中可能最講究技巧、渠道,但對於這位觀人於微的女生來說,交流的質遠比量更重要。「其實我不算用了很大力度去了解大家、與大家溝通。因為,有些事情的確需要時間慢慢培養出來。」

Gao 笑言,慶幸自己與幾位隊友不時產生出有趣的氛圍,令相處沒有比想像中困難。但鼓勵的說話,永遠絕不吝嗇!「我經常都稱讚她們。即使開玩笑也好,我覺得多些善意的說話,是會令到人更開心。」Gao 明白身為公眾人物,接受批評已成家常便飯,但她認為事情越是這樣發展,卻越不能只曉得肆意批評,而她覺得目前的 COLLAR 更需要信心,需要知道自己好的地方是甚麼,「我真的認為大家都會去增值自己。有信心是源自於你有努力吧,所以足夠努力就會足以有信心。」

Cotton Gabardine Trench Coat, Cotton Gabardine Skirt, Mesh Jersey Top, all from Max Mara

擔上隊長是一件怎樣的事、怎樣的責任,於 Gao 而言,或許不是目前需要學習的課題,現在更需要的是「能量擴大」或者「全部放大」,正如她笑談自己的優點,就是喜歡發掘別人的好處,「我隻眼只看到別人的優點,不太看到別人的缺點。」

「當你衝來衝去、做很快的決定時,永遠都能大給我一個新景象」

「你又覺得我在你心目中是個怎樣的人?」 Sumling 轉頭問 Gao。

「我覺得你是完全跟我相反。」Sumling 很了解 Gao 的性格,Gao 其實也看得透 Sumling。聽過 Gao 的答案 Sumling 二話不說點頭認同。

「對,我們是兩極來的。」

Gao 續說:「但我覺得這個互補不錯。有時候當你衝來衝去,或者去做一些好快的決定時,對於我來說都是一個新景象。而且,跟著你玩的時候,我也覺得頗好玩的。」 Sumling 回應道:「都是試著試著吧。」

二人你一言、我一句,即使在 Gao 眼中 Sumling 是個與自己完全兩極的人,但言談間充分流露出二人一早建立的默契。聽過 Gao 的分享,大概可在提問 Sumling 之前理解一下,眼前這位雙眼有神但不時嘻哈笑談的女生是何人。那麼, Sumling 眼中的自己又是個怎樣的人?

這個問題,完全可從她的分享中反映過來。參加《造星4》, Sumling 也有自己的故事 - 原本是個職業舞蹈員的 Sumling,過去十多年參與過大大小小的演出,合作過的名人紅星也多不勝數,但卻因為一直承受著工作上的一些負擔而錯過了不少機會,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直到《造星4》的出現,令她再次鼓起勇氣、奮力去追尋夢想。然而,令人好奇的是,這個決定的背後其實是承受著更多的現實壓力還是自我壓力?

「現實的壓力,其實又不是太大。因為我不是追求很高的物質生活,我比較著重內心享受多些,那應該是自我的壓力會較大吧。」 Sumling 分享然後續說:「因為我沒有很刻意設定一條路,或者說『我一定要做到怎樣、怎樣』,因為有些人很喜歡寫下『To-Do List』的,我是沒有的;所有事情,我都是完全即興而做。」

Brown Vest, White Midi-length with Signature Strip, all from Boss

自言受到性格所影響, Sumling 相信人生裡很多事情早已安排、早已注定,渺小的自己只能做的就是做好眼前、當下的每件事,「即是我眼前有哪些事,我便要將它做到最好,而上天自自然然就會帶領我走那條路,所以我對自己未來也沒特別感到有壓力。」出道前一直有開班教授教跳舞的她,卻不禁承認壓力來源其實來自對自我要求,尤其是每次練習、彩排、演出, Sumling 也力求完美、務求達致零瑕疵,更笑言自己以外最受罪的往往就是其麾下的一眾學生。

提到《造星4》的眾多演出當中,若要數 Sumling 最令人留下深刻印象的一次,相信總決賽以外,便要數到《Lady Legend》 - 那帶點型格、性感的舞姿,散發著誘人的魅力。有趣的是,關於魅力一環,Gao 卻有著完全不同的看法,而芯駖的看法也不盡相同。

「她最有魅力的時候,是展現她的反差萌。」Gao 分享。

Sumling 從不認為自己是個有魅力的人 - 反之,她透露現實中的沈貞巧比她更女性化、更懂何為魅力。她又指魅力一詞,在她而言,其實更似是她人生裡經歷過種種事情、體驗而累積過來的價值觀、世界觀、審美觀,然後從她的生活、表演中呈現或者散發出來,可以是氣質,也可以是個人內容。

相反,與 Sumling 相識多時的 Gao 則看得到前者的另一面,如她所說:「因為從前在我眼中,你是個很強悍的女人,總是給人很有霸氣的感覺。但是,認識了你之後,我便開始發現到你一些『甩轆』、一些『大頭蝦』的地方。」Gao 直言芯駖給人的感覺往往都是較為成熟 -  Sumling 插嘴說:「是 suppose 很成熟」- 平時喜歡思考很多東西和事情,但現實裡,日常中的她其實是個很「低 B」、會不時丟失物品,又會四處衝來衝去的人。就是這種反差萌,令外表帶點冷艷的芯駖蘊藏著意想不到的一面。

魅力以外,你不難發現 Sumling 的活力有增無減。「我相信很大原因是源於我修讀 art 出身。」她形容自己不曾是個墨守成規的人,加上求學時需要經常進行研究,養成經常思考的習慣,令自己很容易停留在腦海裡,更笑言不時困在自己的世界,「所以很多時都會處於運作中的狀態,經常都在想:『甚麼都很想試試看』。」遂漸呈現出活力的增長,即使在過往的訪問中被問及多次,芯駖也苦笑沒有實質的原因及誘因,但唯一可以肯定的是,這更似是從她的內在所衍生過來。

「我不覺得所有事情都一定要劃上任何等號。」她說。「我自己的想法是,不一定二十歲就等如幼稚、三十幾歲就等如成熟、四十幾歲就等如甚麼、六十幾歲等如快將退休。如果所有東西都畫上等號的話,就會很鬱悶。我比較喜歡發現不同的可能性多些。可能這種想法,讓我性格上、取態上變得較為跳脫,有時候比較「跳制」一些。」

姑勿論輿論矛頭有多尖銳, Sumling 最終還是兌現了當初參加《造星4》的承諾,創造了自己的傳奇;說到這裡,能夠在這個人生階段重新踏上新旅程,最大的動力又是甚麼?

「這樣說可能很誇張或者很沒有資格,但是我的確是有少少「使命感」縈繞在心頭。」 Sumling 含蓄地說。她坦言自己很享受與別人分享自己的喜好,因而驅使了自己成為老師,加上自己真的很喜歡跳舞和表演,而且從小到大受著藝術所薰陶,所以多年來一直堅持透過分享,讓身邊的人感受、認識其當中的美好,唯礙於跳舞老師只能接觸非常有限的人群,因此才選擇放手一博,走上《造星4》的舞台。「我喜歡這個文化,我只想多些人知道這件事,將這件事變得更加美好。」

Sumling 深信,流行文化是接觸到最多觀眾的一環,這刻她寄言將來在創作上,例如 MV 中加入更多更加好的美術指導、更加好的概念,令大家都感受到藝術的美好。「這個是我,心底裏最大的動力,或者稱得上,是唯一可以支持到我捱過難關的核心想法。」

「勇氣」和「滿足感」

Gao 所指她們之間的互補關係,其實在訪問期間一直都盤旋於二人的對話之上,不明顯但頗為有趣。出道只是短短(即將)三個月,對於未來想要呈現一個怎樣的自己, Sumling 與 Gao 又再展示出那種一凹一凸的默契。

Gao 先說:「其實我到現在,還是有點模糊。因為從前不用也不需要想這個問題,但當你站於幕前時便不得不去認真思考;但是又是否需要想這麼多呢?因為其實我有好多面向,但我又覺得內在性格不需要刻意展露出來,所以就留待觀眾去發掘,我只需繼續做的自己就可以了。」而對於芯駖來說,她輕鬆地回答:「我好貪心的,我想呈現自己在「歌、影、視、舞」所有方面都 handle 到。但是,這只是個結果,提到特質上的話,我希望呈現予觀眾,覺得我是有一種堅毅或者是不屈不撓的感覺吧。」這種性格上的質感,一凹一凸,同時也是一柔一剛,甚少在螢幕前看得到吧?

訪問來到最後,向她們提問了一條頗燒腦的問題:「成為了 COLLAR 的一份子,最想從這個身份上得到甚麼?」

一直輕鬆愉快的對談,突然迎來片刻的寧靜,二人都在沉思。

Gao 先答道:「如果我預設 -我預設我們會有好多表演機會,可能是舞台表演的機會,好多唱歌、跳舞的機會,甚至可能是很多新的機會,例如我們可能會拍節目?可能會拍劇?可能會拍電影?現在的我,是剛剛踏入一步、進來了看到這個豐富的世界,我覺得我們將來會認識、會面對到更加多的人和事,那麼我最想得到的就是,在面對這些機會時的『勇氣』。我很需要 - 勇氣和初心,最重要的。」

作結的 Sumling,也放慢地說:「我希望得到一份『滿足感』吧。我覺得那份「滿足感」都真是 from the basic,亦即是來自表演吧。因為我,真是一個很喜歡表演的人來的;因為我從小到大都在表演,而我表演時就最能夠做到自己,我很害怕自己再沒有機會可以表演,因為很多其他工作都未必與表演有關。而我則希望可以繼續用表演,來得到表演的滿足感,又可以帶給觀眾一種不同的感受吧。」

經歷過,又付出過,正式出道後的 Gao 與 Sumling 在現階段可能還在摸索當中,前路有著甚麼挑戰、COLLAR 又會帶來怎樣的驚喜,相信二人以至整個團隊也感到無比的期待。現在,就讓我們與兩位一同耐心的期待一下。

-
Executive Producer:Angus Mok
Producer:Vicky Wai
Photography:Karl Lam
Videography:Andy Lee, Angus Chau
Styling:Vicky Wai
Make Up:Kineks Ho, Janice Wong
Hair: Vic Lai, Taurus Lee
Video Editor:Andy Lee
Editor:Carson Lin
Designer:Edwina Chan
Wardrobe:Max Mara, Boss, Claudie Pierlot, CO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