請輸入關鍵詞開始搜尋
14 1 月, 2021

蔣雅文 Mandy Chiang – 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

「Hi 大家好,我係蔣雅文,歡迎黎到我嘅攝影展《浮游》。宜家其實我係喺一個出緊門嘅狀態,行緊天橋、去緊輕鐵站,目的地係深水埗,因為我要去佈展,所以就想趁呢段時間同大家傾吓計。」

接近一年沒有回港的蔣雅文 Yawen,在攝影展《浮游》的錄音上以此為開場白,徐徐告知大家她又再回來的消息。

這次回港她舉辦了一場跨年攝影展《浮游》,以具實驗性的嘗試帶大家再窺探香港,和大家分享她眼中的家。一張張糜爛的照片效果是底片經過一輪破壞後,浸泡不同的飲料當中、甚至是維港水後沖曬出來,看似變質的影像卻是這場實驗的一份意外驚喜,「光怪陸離」的色彩到底是成功或是失敗,無人能定義,就如當「變質」變成常態,沒有人知道最後的結果如何?說不這只是一個變得更美麗的過程。

浮游攝影展
地點:小房子 by Prff (深水埗大南街196號地鋪)
日期:即日 – 1/17(週二休)
時間:12:00 -7:00pm

我們大家共同經歷了漫長又異常沉重的 2019-2020 年,對於去年初再度回到原生地的蔣雅文而言,更是百般滋味在心頭。身在這個最壞的時代,也是最好的時代裡的每一個人,面對著無論是動盪不安的社會氣氛,還是個人成長上的掙扎,靈魂與靈魂的相遇更顯彌足珍貴。

就在這一趟行色匆匆的旅途上,我們有幸得到 Yawen 一口答應接受訪問和拍攝邀請。如果世間所有的相逢都是久別重逢,這次難得遇上,我們就一起坐下來聊一聊吧。

「不要太在意自己擁有的東西,所有事情都是一個階段」

過去 13 年以來,蔣雅文自問要從台灣回來香港,從來都是「一張機票」般容易的事情,可是自疫情爆發後,連她自己也無法預料,想要重踏故土也會歷盡這個多關卡。這次回港策展,她忍受著前後共35天的自我隔離生活,為的就是希望透過小小的展覽勉勵大家一同前行,為對未來抱持著不安與好奇的我們獻上一份鼓勵和慰藉。

或許對於蔣雅文而言,能夠在香港和大家渡過這次非常時期,也是一種福氣。攝影展得以順利進行全賴各路朋友幫助,特別是場地及策劃單位「小房子」上下員工,當然還有就是親身到大南街來看展的朋友們。因為大家的支持和齊心,讓這個展覽帶來深層的意義,成為她這次回港的最大回憶和收穫。

2020年對蔣雅文而言是一個充滿挑戰同時又是豁然開朗的一年。回想到最初,展覽的出現源自於自身的煩腦,但在紛擾的大時代下,讓她更懂得「喜歡自己」。

White Leather Dress / FENDI

看似堅強、瀟灑又獨立的 Yawen,其實都是環境逼成。17 歲便投身社會工作,擔起養家的責任,身為長女的她當家庭、家人遭遇任何苦困,她總會毫不猶豫,首當其衝保護家人。她為著自己能為家人出一分力而感到自豪。初到台灣,蔣雅文以一張白紙形容當時的自己,無論言語、生活、文化等各方面全都要重新適應。「原來外國人要在那裡落地生根,真的很困難」,現在經常被當地人以「老闆娘」稱呼的蔣雅文,當中熬過的困難又有多少人明瞭?

但面對害怕、迷失,她形容自己好像賽馬的馬匹,「每當危機感出現在面前,就算當下很害怕,但當我知道要衝刺時,我還是會為自己戴上眼罩,然後全速向前衝。」她直言從小到大自己一直都以這種思維去做事,每當立定決心便要排除萬難,而每段衝刺過後,結果如何其實自己不太在意,正如今次舉行《浮游》也如是,她在意的是過程中自己有否盡力過。

來到今天,蔣雅文也感激正因為這種心態,讓她習慣凡事都要先「踩過界」,透過無數碰壁摸索極限的邊緣,讓她克服以往累積而成的不平衡,造就成今天大家眼前所見這個版本的蔣雅文。

「如果一種脾性,接近四十年都是這樣子的話,你應該選擇接受和好好與它相處。」

言談間,蔣雅文多次毫不忌諱談及自己的年紀,也會跟大家開玩笑說自己是阿姨 / 姐姐。今年38歲的她,面對自己的年齡來得如此坦蕩蕩,的確令人敬佩。

眼看快要面對 40 歲的關口,她坦然從不懼怕或忌諱。回望從前,她承認 30 歲之前的自己,還是很努力想去克服困難、改掉人家口中的缺點;但現年 38 歲的她,開始明白到當一種脾性或缺點經過接近四十年都是這樣子的話,或許「接受」和「與它好好相處」才是真正的和解。

能如此坦白面對自己的蔣雅文,其實也是在離開香港後才學習懂得和自己相處。離開香港的舒適圈,在台灣她發現原來人也是可以有很多生活方式,要懂得愛自己才會有其他的可能性。經過多年的跌跌撞撞,她終於開創岀屬於自己的人生路。

White Leather Dress / FENDI

比起老去,她更害怕不能自由地做自己。

「我覺得『會老』這回事唯一會令我感到恐懼的是,如果你今天仍然不能自由自在地做自己想做的事,那不如就此作罷,好嗎?我不想浪費社會的資源。」

蔣雅文形容自己從來都是一個熱衷於有貢獻的女生,雖然談不上要為這個社會或者世界帶來甚麼改變,但她一直認為人生裡,最低限度要為自己、為家人帶來一點貢獻。「如果他朝一日我失去了這個能力、變成負累的話,我可能便已失去了自我的價值。」

「其實我從不留戀從前的自己」

而以上種種的經歷、醞釀和成長,正如她所指:「可以在 40 歲之前,將蔣雅文昇華至這個程度,一切都有賴自己 17 歲便投身社會。」雖然她沒有特別提及,但2020年正好是她踏足社會工作的第二十個年頭。提及工作,自不然令人對其過去的歌手生涯感到好奇,但原來一直以來她並沒有儲下自己的 CD、訪問的習慣。

「因為我覺得這些事做過便可以,所有事情停在腦海裡便足夠。這樣又解釋了我從不留戀從前的自己,我慶幸自己曾經歷過以往的年代,但我就是連關於自己的事也不曾想要留念。反而,我對於明天或者未來的那個版本的自己更為好奇。」

不回望以前,不為自己的決定而後悔,專注眼前的生活和現在所擁有就是 Yawen 的人生態度。現在的她學會放下執著,慢慢接受了眼前的一切只是暫時性,哪怕是好與壞的人和事,總有一天會離開自己,最重要是懂得在道別時說一聲感謝,然後繼續走自己的路。

雖然她不曾留戀自己的過去,但她卻是一個懷舊、念舊的人。小時候吃過的味道、老派的老店、復古的物件……這些滿載歷史感和歲月痕跡的東西一直是她竭力想要保存和愛惜。她堅持把舊的東西翻新、修理,就如位於花蓮的「心地日常」,隱身在老房子的二樓,流露濃濃復古老宅氛圍,無論設計或是裝潢更是充滿舊式香港情懷。

「心地日常」很快成為花蓮頗有名氣的小店,以為 Yawen 就是一個很有生意頭腦的人?她卻這樣說:「其實現在的一切,包括你所見到的『創業』,都是我當初為求符合生活的法則而衍生出來的事情,一直以來我都沒有幻想過任何『夢想』之類。甚至直到現在,我也沒甚麼事業心。」

話雖如此,但她也慶幸自己生活在台灣,在台灣的生活對她來說是充實又滿足。雖然台灣未必可以令她賺大錢,或者提供很富裕的物質需求,但在這裡她找到自己所需要的生活。就如籌備《浮游》攝影展一樣,哪怕是承受一點風險、花一點金錢和時間,最重要是自己開心、滿足,反正這個年紀的她可以負擔得起。

而她也希望能盡一點綿力,這次回來另一任務,就是她準備了少量2021年曆在香港各區小店供大家領取,藉此讓大家認識這些本土小店之餘,也以另一種方式和大家同步過冬。

「原來這樣的放縱,反而令所有事情的掌握力都回來」

以一場《浮游》同時送別 2020 年及迎接 2021 年,雖然蔣雅文沒有說明,但看起來更像一場自我的宣言。經過一年的洗禮,蔣雅文形容現在的自己就好像一艘帆船,在大海裡了無目的地飄泊,但這反而讓她看到另一片天空、另一個世界,讓她從一個非常依賴計劃的人,慢慢變成了「今天的事今天做」的人。

「過去 20 年以來,我從沒試過『hea』那麼久;以前的我,假如渡過這樣的生活或假期,我會立刻變得焦慮甚至在想『會否遭天譴』,可是去年的我開始學習『本䠋』,然後又發現原來這樣的放縱,反而令所有事情的掌握力都回來。」相信連她自己也沒有想過,原來一直拼命地生活,最終就是為了這種浮游的狀態。

Suiting Dress, Black Boots / Sacai

習慣了 20 年的衝刺人生,蔣雅文選擇在今天就這樣慢下來,即使預視到生活即將失去動力,她直言自己未曾憂慮,又或許受到性格影響及拜經歷所賜,現在的她適應了身邊事的消逝,甚至一同將以往多年的恐懼及束縛一拼帶走,讓她感到份外的輕盈自在。

至於未來她想要追求甚麼?目標、抱負,都不太重要吧,但求家人健康、三餐溫飽,不再被無形的恐懼勒索自己就可以。假如必要她分享一項的話,她的答案是:

「我相信再過幾年,可能我會搬往深山裡居住,或者去一個電話接收不到訊號的地方。又或者,我一直都覺得,他朝一日我會人間蒸發,屆時大家可能會提起:『咦?蔣雅文正在做甚麼?不太清楚呢。』,然後話題就這樣結束。這個都算是我其中一個頗嚮往的人生。」

力氣、青春,都總會有燒光的一天。參透過這些年的反省及領悟後,蔣雅文逐漸明白到既然光陰有限,何不看看布袋裡還剩下甚麼,就趁現在掏出來幫助一下身邊及眼前的人和事,哪怕是微不足道的影響力,只要花在值得的地方就好了。最起碼,繼續以這步伐生活下去,待日後歸隱深山時,回頭一看那些畫面,可換得自己的一抹會心微笑並自豪的說:「青春總是沒白費。」

最後,蔣雅文是一個怎樣的人?

Archive Print Mix Dress / Sacai

十幾年前大家從 3T 認識 Mandy 蔣雅文;十幾年後,她回歸本名「雅文」、「Yawen」展開截然不同的人生。比起 Mandy 的稱呼,Yawen 來得更討喜親切,雖然她說這是一個因應環境改變而演變出來的名字,她並沒有特別喜好,但 Yawen 一字在拼音下更凸顯她的率性和舒心。回想當年她在娛樂圈時形像比較模糊,星運也平平無奇;相反移居台灣後發展自己喜歡的事業,放下明星光環認真地生活,其真實的形象更令人留下深刻印象,甚至被封為 「第一代文青女神」。

長得斯文漂亮的她,其實是一個矛盾綜合體,很難單一劃分她就是怎樣的人。她外表看似柔弱但內心獨立強大,一個女生從香港跑去台北再遠走花蓮最後回歸台北,過程起起跌跌,她都一一迎難而上;她活躍於網絡喜歡與人分享點滴,現實生活中卻是內向又慢熱;她不眷念以前的自己卻熱愛一切懷舊老東西;她是一個簡單的人同時十分複雜,她不可能單一被歸類,因為她的個性是如此立體和鮮明,真實得沒有距離。

所以要形容蔣雅文是一個怎樣的人,確實是有點困難,的而且確,就連她自己也如此認同。不過別人了不了解都不重要,她自己了解自己便可以,即使靈魂伴侶不曾出現也沒相干。

Archive Print Mix Dress / Sacai

「應該要說,原本我還是會對靈魂伴侶的出現抱有憧憬,但後來發現,還是將它留在童話故事裡好了。與其花上大量時間尋覓理解自己的人,倒不如花多一點心力去了解自己」她分享道。「因為我覺得,如果要將這種寄望投放予別人,這樣的人生會來得很不踏實,因為這猶如要為著別人而活一樣,但其實你的人生應該是屬於你自己的。」

真相往往令人難以接受,很多人活過大半輩子仍然選擇逃避現實,否定真實的自己滿目瘡痍。蔣雅文續說:「如果活到現在仍然不了解自己是個怎樣的人,其實已不是悟性或是智慧的問題,反而是你有否留心『聽書』,我是會靜下來聆聽自己內心聲音的人。」

就連蔣雅文自己也認為,今天這一切的育成,全賴那些歲月累積過來的經驗,好讓她與自己建立堅固的默契。雖然從她口中分享這十數年間的生活,聽起來的確有點虛無飄渺,可是每當表達自己所想時,卻又發現字字鏗鏘。

說了那麼多,究竟蔣雅文是一個怎樣的人呢?大家不妨自行觀察及留意,反正現在的她已學會不再掩飾自己,活得坦白隨性。希望她一直保持這份真實,無論世界變成怎麼樣,她都不必刻意改變,不一定要被同化,不用孤獨地對抗。世界之大,總有屬於自己的存在空間。

那是相信世界美好的最強大信念。


Producer: Vicky Wai
Photography: Max Chan Wang
Videography: Andy Lee & Mandy Kan
Styling: Vicky Wai
Grips: Tom Tong & Hsiao
Set designer: Haley Lai & Nick Lo
Make Up: San Chan
Hair: Him Ng
Video Editor: Andy Lee
Editor: Carson Lin
Design: Tanna Cheng
Wardrobe: Sacai、Fendi、Tiffany&Co.

Share This Article
No More Posts
[mc4wp_form id=""]